各地实践

家庭种植

我们的实践

文化视角

观念反思

Home » 家庭种植

建立城乡食品安全平台

星期四, 19 二月 2009 暂无评论

作者:Emma Kirwan

在厄瓜多尔,对于生活在城市和农村的贫民来说,健康的食品体系已是一种奢侈品。现代市场已演变为城市消费者和农村生产者之间的关系。中介控制着商品的分配和价格,同时对提供的服务收取了高昂的费用。这些商品交易既影响生产者,又影响消费者,使人们继续承受着不公平的价格、劣质的商品以及环境恶化带来的后果。

1987年厄瓜多尔实施了“社区菜篮子”工程(canastas comunitarias)以减轻现代市场的不利方面。“Canasta”意为“篮子”,代表着所有市民都有权获得基本的食品保障。“社区菜篮子”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其目的是满足人们最基本的需求。在国家和地方政府始终未能采取措施保障食品安全的情况下,“社区菜篮子”工程为处于社会边缘的群体提供了一个安全的食品网络,特别是对于那些面临食品短缺而收入又有限的群体是非常有效的。这项工程基于社区,在消费者与生态农产品生产者之间建立直接关系,使城市低收入居民有能力购买健康的食品。

“社区菜篮子乌托邦”是在小组的仔细管理下开展活动的。小组设计了一些简单的表格来记录联系信息、志愿者名单、支付款项、账目、总体和明细支出,每两周进行一次财务分析和比较。会员们参与的积极性相当高,以至于小组不得不规定每人每年最多志愿参加2-3次,以便大家把大量花费在市场上的时间节约下来。

事实上,“社区菜篮子”是以教会、俱乐部或大学等为纽带形成的城市消费群体。例如在瓜亚基尔,一群大学生组建了自己的小组,为改善家庭生计而努力。在马查拉(Machala),小组是由宗教协会创立的,总的来说,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把有限的资金集中起来用于购买到健康生态的大宗食品,然后在小组内部的各家庭之间进行分配,以节省大量的开支。

1987年教会中的25个家庭在里奥庞巴(Riobamba)组建了第一个“社区菜篮子”小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在1999年解散了。伴随着严峻的经济危机和通货膨胀,贫困不断加剧,健康食品日益缺乏,“社区菜篮子模式”又被人们重新提了出来。2000年,里奥庞巴地区的7个家庭组建了 “社区菜篮子乌托邦”,在接下来的两年中他们的成功经验传播到全国各地,非盈利性机构、一些家庭以及当地政府纷纷派代表参观学习乌托邦小组的成功经验,以便在所在的地区进行推广。

生产商在 P r i m e r E n c u e n t r o d e l a s C a n a s t a s Comunitarias de Quito展示其产品,展览会由基多消费者网络在2007年11月主办

2000年以来“社区菜篮子”运动得到稳步发展。根据城市地理位置、人口数量等情况,人们对活动进行了调整,参与活动的人由1500个消费者、600个生态农业户及一些支持机构组成。在基多(Quito)地区经过口头讲述、广播节目,“社区菜篮子”工程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参与家庭也从2002年的25个增加到2005年的640个。由于人员太多,不得不将参与家庭分成了规模稍小一些的小组。在2008年4月的一次会议上,这项全国性的活动被正式命名为“Red Tierra y Canasta”。

伴随着巨大的成功,“社区菜篮子”工程引起了政治家和媒体的广泛关注,他们对活动在食品安全保障方面的作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近年来,有地方政府组建了自己的“菜篮子”组织,并通过地方机关推进此项活动的实施。另外,一些国际非盈利性组织(如:Heife、SwissAid、World Neighbors)对这项以农村发展为基础的活动很感兴趣,在财力及人力方面给予了支持。

消费者如何获益?

通过社区机构,“社区菜篮子”会员以较低的价格购买到了健康的食品。透明的财务管理制度使每一个参与家庭对公共基金的管理和组织运行充满信心。会员们对机构的采购、销售以及市场分析等活动都负有一定的义务,所有信息均会对会员公开。虽然机构能够提供的贷款很有限,不过当一个家庭无力支付款项时,机构仍会拿出一定比例的公共基金作为临时贷款。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消费者一直尽力减少在吃上的支出。在“社区菜篮子”小组之间,由于各小组的人数、准备购买商品的数量、参与者的经济能力、管理费用以及当地的市场价格(包括运输和中间环节)的不同,使得“社区菜篮子”购买货物时价格可能会存在一定差异。尽管有这些差异存在,不同地区参与者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成为“社区菜篮子”工程的会员后,我们经历了不少变化,其中最大变化和收获就是经济安全。由于大宗购买降低了商品价格,使人们能够负担得起,直接影响到了食品安全及人们的营养状况。厄瓜多尔以“生物多样性丰富”而著称,在世界名列第17位,仅马铃薯品种就有80多个。当地居民的饮食以水稻、马铃薯、小麦、玉米为主,并辅以加工食品。“社区菜篮子”工程通过大宗购买,使城市贫困家庭有能力购买新鲜水果、蔬菜以及豆类等更有营养的食品,并随着季节的变化进行调整。随着更多的新食物种类进入消费者的家中,大家在一起讨论和实践,学习新的烹饪技术。于是,生产者有能力恢复种植正在不断消失的当地品种。

食品质量反映社会生活质量

2008年5月在厄瓜多尔全国范围展开了一次调查,结果表明一个城市四口之家的“月基本食物花费”是170.44美元,而根据平均收入水平,能用于食品的消费仅为104.65美元,这意味着消费者只能购买价格低廉且营养价值不高的合成食品。然而,无论是城市消费者,还是贫困农户,作为市民都拥有食品安全和经济稳定的基本权利。根据食品支出的统计,城市总人口有870万美元的购买力,这对国家的消费趋势以及农业生产(至少有80 %是小规模农户)将产生巨大的影响。

尽管“社区菜篮子工程”使人们在食品方面的支出减少了,不过有的消费者对食物来源等产生疑问,例如“如果我们吃的东西含有不少农药,那么节约有何意义?我们将钱用于哪里,谁从中受益?”面对这些疑惑,各小组选择将消费者与小规模健康农产品生产者直接联系在一起。通过访问农场,小组成员了解了生态农业的现状,逐渐认识到天然产品与商业品种在大小和外观上的不同,天然农产品体积较小且易受病虫害侵扰,不过味道较好。在Utopía,通过“社区菜篮子”工程,消费者与当地农民进行了第一笔甜菜(Beta Vulgaris)买卖,消费者不禁为所见到的新鲜颜色感到兴奋,同样农户对这一新交易方式表现了浓厚兴趣。一位种植者说:“我活了60年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消费者,将自己种的东西送到他们手中”。然而,大多数小组更多的是考虑经济效益,而不是产品质量。尽管如此,各小组在食品安全体系方面的尝试可看作canastas和消费者之间建立直接市场关系的一个学习过程。

由于农产品生产者和消费者建立了直接的联系,“社区菜篮子”工程能确保生产者获得公平的价格。从当地农场直接收购,降低了运输成本。通常情况下,生产者和消费者商定产品价格,使农户的受益比较稳定。

此外,“社区菜篮子”帮助生产者提高产品质量和市场竞争力。例如,在里奥庞巴“社区菜篮子乌托邦”小组从长期合作的供应商那儿收到了一批质量低劣的谷物,而新供应商提供的谷物却是高质量的。按照市场规律,“社区菜篮子”小组可以不再与前供应商合作,相反小组在更换供应商的同时,向原供应商反馈了信息,并帮助他们提高产品质量。最终,原生产商提高了产品质量标准,成功进入了国内和国际的有机产品市场。其他消费组织轮换供应商的目的是保持产品的多样性,照顾多个生产商。“社区菜篮子”小组为消费者和生产者提供了一个创造性的社会学习空间,使他们建立了相互信任,创造了互利互惠的稳定经济关系,形成一个更营养的食品和更健康的环境。

未来的计划

随着“社区菜篮子”工程的稳步发展,不少项目将对环境无害的地方经济发展作为目标。“社区菜篮子”工程的重点是增强消费者对于食物来源的认识,创建城乡互利的市场体系。以消费者为中心开展的活动包括营养讨论会、烹饪学习、参观农场、项目互访以及教育展览会。同样,小规模生产者必须确定产品生产、商业化战略,确保产品在数量和质量上满足新的要求。在全国范围内,“社区菜篮子”工程不仅引起了社会领域和政治领域相关人士的关注,而且还积极参与到全国性的运动中,为促进健康食品体系的建立做出很大的贡献。“社区菜篮子”在市场上为城市和农村贫困人群建立了一个特殊的发展机会,经过一段时间,大家的努力将会成为一个国际“食品主权”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Emma Kirwan. Comisión Fulbright del Ecuador. Almagro N25-41 y Av. Colon, Quito, Ecuador.

E-mail: [email protected]

博文节选自:云南省生物多样性和传统知识研究会《可持续农业》.第二卷第三期
参见网址: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