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实践

家庭种植

我们的实践

文化视角

观念反思

Home » 各地实践

主妇联盟初长成

星期日, 27 二月 2011 暂无评论

  北京这群主妇团购的不仅是有机食物,她们结交越来越多农庄、凝聚越来越多消费者,她们正在推动本土有机农业的发展。

  刘宇璟每个周五都很忙,手头的便当还没吃完,就陆续接到农场送来的新鲜蔬菜、鸡蛋、牛奶、肉类等。在北京回龙观小区内的一间小房子里,刘宇璟要和同伴一起把这些生鲜食物按照订单分门别类,她需要在下午3点之前完成这个繁杂琐碎的工作,3点以后就陆续有上百个妈妈过来取菜。这里看起来就像一家微型菜市场,但刘宇璟并不是菜贩子,她是回龙观地区“有机生活主妇团购”的发起人之一。
  共同购买运动
  英语培训老师关娜就是在有机农夫集市上了解到回龙观妈妈们的有机团购后找上门来的,她显得有些兴奋,尽管觉得有机食物都挺难看的,她还是带了两大袋回家,“主要是对现在的食品太不放心了,我很喜欢喝蜂蜜,但从来不敢买国内的蜂蜜,只能在淘宝上买新西兰的,不只是蜂蜜,还有牛奶也不太敢买国产的。”关娜说。
  和关娜初来乍到的兴奋不一样,阿紫是有机生活主妇团购的资深成员,自从孩子出世,她就开始到处寻找更干净的食物,“孩子这么小,我只希望他有平凡的健康,不要被食物侵害。”除了每周参加有机生活主妇团购,阿紫还在淘宝上寻找各种有机食物,虽然这些有机食品价格不菲,阿紫甚至不敢让婆婆知道她买的是有机食品,也不敢告诉婆婆这些食品的价格,婆婆偶尔还会抱怨两句菜太老了,但阿紫觉得这是值得的,“和健康相比,多花点钱不算什么,这是对健康的长期投资,虽然一下子看不出来,但我是认同这个支出的。”
  阿紫和有机生活主妇团购的发起者姚飞和刘宇璟都认识多年,信任她们所挑选的农场和食品,“团购有机食物,省事很多,选择也更多。”阿紫只需要在每周三之前在妈妈团的网站上下订单,截至周三,主妇团购的发起人就会把订单发给供货商,也就是农场,各个农场在周五中午把各种生鲜食品,送到有机主妇团在回龙观租用的房子里,阿紫和其他人只需在每周五下午去取走自己订的货即可。
  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日本就兴起了类似的主妇联盟,全职主妇Sawako Ariyoshi意识到农业化学物质的危害,并发起了有机农业的运动。与此同时,农场主Yoshinori Kaneko召集当地的家庭主妇,讨论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问题,10个主妇家庭和他签订协议,共同购买农场所提供的有机种植大米、玉米和蔬菜。
  主妇联盟所推动的共同购买运动不但能凝聚更多的消费者,还能鼓励农业生产者有机种植。更重要的是,这种共同购买使得消费者和农夫直接面对面交流,减少了流通环节的费用,推动了本土有机农业的发展。
  坚持实地考察
  北京回龙观的妈妈团,在她们一起买有机菜之前就团在一起了,当时是为了孩子的教育她们成立了读书会。三年前,“为了应对越来越恶劣的生存环境,以及层出不穷的食品危机”,刘宇璟和姚飞几个全职妈妈在回龙观的北部租了一些荒地种菜,供自己和家人食用。虽然种的菜不能完全自给自足,安全好歹有了保证。但好景不长,姚飞发现这片荒地的承包者在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土地上打农药,用除草剂,“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用。”
  姚飞和她的朋友们不得不放弃这片土地,寻找新的食物来源。“我个人做事不是那种一根筋的、(对有机)执著得不得了那种,但是这一两年逼得我不得不注重这些,因为现在见到的东西,几乎没有可以往嘴里吃的了。”姚飞说。
  一个偶然的机会,姚飞接触到了小毛驴、凤凰公社等几家小型的有机农场,还参加了农场的植树亲子活动和丰收节。虽然小毛驴农场有中国人民大学的背景,但姚飞还是坚持不断地实地考察。从去年4月到8月,姚飞至少每周去一趟农场,有时候两到三趟,去和农民和农场的志愿者聊一聊,沟通和观察,不只是姚飞,不少妈妈们都会去农场考察和劳动。对姚飞们而言,和这些农场之间不只是单纯的买卖关系,是建立联系和沟通的过程,如果能认可农场的努力和工作情况,就可以信任它的产品,
  “当时小毛驴农场会员不是很多,他们价格很高,费劲种出来的菜就烂在地里,让人挺心疼的,”姚飞说,“我们就开始和农场协商,希望能降低价格,惠及更多的家庭。”姚飞的努力得到了回应,小毛驴农场同意按会员价团购,还提供了自家的办公室给这些妈妈作为分菜的场所,“就是在回龙观一个居民楼里,忙得不行,把那儿糟蹋得不得了,窝窝囊囊的。”
  回龙观的主妇联盟第一期团购只有小毛驴和凤凰公社两家农场,配送的也只有蔬菜和肉类,后来团购的范围越来越大,农场也越来越多,但凡有新的农场加入,姚飞都会去考察,在一个圈子时间长了,姚飞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有机食品在品相上肯定跟市场上的东西不一样,因为不打农药,绿叶菜肯定有虫眼,卖相不会太好;根茎类的大大小小就不一样,像红薯,不可能每一个都特光溜;西红柿黄瓜,三天就红的东西,跟自然成熟的完全是两回事,不仅是口感,外表上就能看出来。”姚飞说起来头头是道。
  “有机的价格确实很贵,我们想靠我们这么好的优质群体,就可以略微降低价格。我们还要推行有机的生活方式,让更多人进入这个圈子,否则这些有机农场很难存活下去,这样才能真正支持有机事业。”
  虽然叫主妇有机团购,但回龙观的主妇联盟并不那么注重有机认证,姚飞认为,小农场都没有财力做有机认证,这是有机界非常悲哀的东西,有机认证花钱就可以弄到,有些东西只是包装上印着有机,主要看什么人在做农场,在怎么做。
  一座桥梁
  姚飞更愿意用桥梁来形容她现在做的事情,在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架了一座桥,因为有机生产者普遍特别心疼自己的劳动,觉得有机种植都不容易,还挑三拣四;但是城市的消费者会觉得我已经花了钱了,理应得到好的产品和服务,有些消费者会觉得蔬菜要嫩,收拾得干净整齐,两者之间存在不少矛盾和误解。
  姚飞笑称她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两头做工作,一方面告诉农场,应提高品质和服务意识;另一方面让消费者明白农场经营的不易,不要那么挑剔。实际上,有些有机食物的口感是会差一些。大多数人去买东西就喜欢要品相漂亮的,还专门捡大的,但姚飞去市场上买一些非有机的水果蔬菜,大多是选的品相不好的,那种很直的胡萝卜是坚决不买,“比如去买土豆,我会挑那个整堆都不好的,这样相对靠谱。”
  发展到现在,主妇团购已经不限于有机的食物,也会买一些农民自产的农产品,还会选一些国外的食品和生活用品。所有的食品和生活用品都有详细的介绍,不是有机的也会告诉主妇们,有些农民自产的农产品,虽然不能保证完全不撒药,但至少也是绿色农产品,对于这些非有机食物,会尽量告诉团购的妈妈们产地在哪里,打过几次农药,用过几次化肥。
  因为信任,越来越多妈妈加入了这个有机团购,她们多是老相识,大着肚子的时候就相互认识了,信任度非常高,到最后就围拢在一起。到后来,不只是回龙观附近的妈妈,还吸引了来自更远的西直门、国贸地区妈妈们的加入,甚至徐州、福州等外地妈妈的加入,“也不仅仅是妈妈这个群体,不少小两口、单身人士也加入了这个有机团购群。”刘宇璟说。
南都周刊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