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实践

家庭种植

我们的实践

文化视角

观念反思

Home » 各地实践

台湾:从农药岛到生态岛

星期日, 27 二月 2011 暂无评论
|

  有机食物、有机农庄在台湾已蔚然成风,台湾人现在拿出当年发展经济的劲头来发展有机农业。当你在台湾的有机农庄喝着一杯有机香草茶时,是很难想象当年台湾还有“农药王国”之称。

  文_臧家宜 摄影_常似虎

  在市场的推动下,台湾越来越多农民转型栽植有机农产品。摄影_王志弘
  周美惠实验农场里有一台特制的风力发电塔座,整座农场的电力全靠这台风力塔供应。
  “这是我们自己种的,比宜兰的三星葱还要浓郁!”说起农事来,戴东雄的流利程度不比他在台上讲解民法来得差。
  吃有机食品,自己种菜,到有机农庄旅游,已经成为台湾时尚的生活方式。当吃下肚的不知是何种抗生素鸡、疯牛症的牛、口蹄疫猪与不知洒了多少农药的青菜时,台湾人早就行动开来,有点闲钱与办法的,就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开始开辟自家的农场;没有空间没有办法的,就在阳台种一盒盒的水耕蔬菜,人们讨论的除了虚拟世界上的开心农场,还有自家真正的“有机农场”。
  阳光阿妈的实验农场
  一月的台湾寒风刺骨,但周美惠拉着夫婿戴东雄在田里忙得不亦乐乎,这对穿着雨鞋在田里农忙的夫妻档,一个曾是实践大学教设计学的教授,另一个是司法院的大法官、台湾民法的权威教授。而如今年近七旬的夫妻档却亲自下田种菜,推广厨余变黄金的有机耕作。旅居德国长达十余年的周美惠受德国科学家鲁道夫·史代纳(Rudolf Steiner,1924年提出Biodynamic Farming这个概念,是现代有机农业的先驱)的影响,在台推行有机耕作。“今天不做,明天会后悔!”周美惠说。
  “我觉得光去买有机商店的食材还是不能百分百完全放心,所以我决定自己动手做!”十几年前,她就开始在台湾推广自己种菜,她把三芝的别墅改造成再生能源示范屋,更在中坜开辟了一个实验农场,十几年前中坜爆发垃圾大战时,周美惠和友人庄玉隆一同推广厨余变黄金的方法。
  位于中坜南方庄园饭店附近的实验农场,土地由周美惠的学生提供,在庄玉隆的技术指导下,实验农场的规模逐渐成形,在农场一旁特制了一台风力发电塔座,整座农场的电力全靠这台风力塔供应,生态池的池水足以供应全区农作物的灌溉,“要吃得健康,绝对不能有农药,农药除了会破坏土壤的酸碱度,更会诱发人体的致癌生长因子!”周美惠强调,因此,实验农场内的肥料完全由厨余做成的有机堆肥组成,庄玉隆指着农场旁一堆堆黑色的土堆,远远还飘来阵阵热气,那是由搜集来的厨余经过数个月的发酵形成的“黄金堆肥”。
  周美惠的“堆肥技术指导”庄玉隆,是台湾农场经营协会理事长,曾经得过台湾十大杰出农业青年奖,对台湾几十年来的农业发展很有研究,也对如何种出好菜很有一把刷子!“我的秘诀就是堆肥!”庄玉隆说,“我们曾经去台北的富基渔港要人家烂掉的渔获回来做堆肥,种出来的菜特别肥美!”堆肥的学问很多:渔获的蛋白质最高,枯树叶的低,同时,堆肥温度要够才会让有机质发酵,还得去掉里面的虫卵,以免将来施肥影响到蔬果的生长。在发酵过程中,必须控制不会产生恶臭,才是好的堆肥,至于动物的排泄物,也有程度上的差异,以牛粪来说,含水量高,有机质和养分的含量太低,做出来的堆肥就没有猪粪来得营养……
  在台湾,像庄玉隆和周美惠这样热衷推广有机种植的人还有很多,但在20多年前,台湾农业受农药的伤害之深,是我们今天很难想象的。
  多氯联苯引发绿色运动
  老一辈的台湾人都对“多氯联苯中毒事件”记忆犹新,因为就是这个事件引发了台湾一系列绿色运动。1979年夏,在台中,无良业者用遭多氯联苯污染的米糠油制成食用油,许多民众食用后造成皮肤溃烂,身体发黑,受害者有几千人,台湾人自此开始全面重视食物来源。当年除了多氯联苯中毒事件外,还发生了假酒事件,柴松林教授于是登高一呼,召集了几位律师与教授学者一同成立了“消费者文教基金会”,为台湾的消费者权益把关。
  消基会开始一周两次抽检市面上的各色产品,从南北干货、中药材甚至是包槟榔的荖叶、新娘子的玫瑰捧花、蔬菜水果,全都拿来检查,他们自费掏腰包购买这些市面上的产品,送到专业的检测机关检测,定期召开记者会向公众公布检查结果。由于消基会是财团法人基金会的性质,不带有任何营利目的,他们所公布的数据在消费者中有很大的公信力,也正因有消基会的诞生,主管机关卫生署也开始抽检市面上的各色食品做并向公众通报。
  消基会成立了五六年后,台湾台中大里乡又发生了民众因为抗议三晃农药厂污染,居民闯入农药厂要求停工的社会事件,逼使台湾政府成立“环境保护署”。
  “台湾的农药污染如此严重,和当年的美援很有关系!”戴炎辉文教基金会执行长戴美惠解释。台湾在国民党撤来之前,并没有以农药大量生产的习惯,即使被日本统治了五十年,仍然维持过去天然的种植方式。“但台湾在接受美援之后,为了增加作物产量,引进了美式的耕作方式,大量使用机械与农药,使台湾的可耕地受到不少伤害。” 庄玉隆补充道。
  我们从电影里都看过美国人用小飞机喷洒玉米田的景象,而美国人也把这种耕作方式带入台湾。加上台湾位处亚热带,病虫较多,那些自美国引进的农药能够杀死大量的作物害虫,受到台湾农夫的喜爱,加上美式化学肥料可以让农作物增产,在那个以农产品出口为主的年代自然大受欢迎。但这种大量使用化学肥料与农药的生产方式,破坏了土地原有的酸碱度,也让人体吸收的毒素不断累积。
  根据台湾中兴大学农艺系统计数据显示,台湾从1990年到1995年,平均年农药使用量为3.7万吨,耗费41亿台币,高居亚洲之冠,号称“农药王国”。据消基会的数字显示,以全年农药使用总量除以人口数,台湾每年每人分摊2公斤的农药。
  “有一段时间,台湾大医院里设有专门的毒物科,专门处理农药中毒!”周美惠说。周美惠曾随夫婿留学德国,对德国推广太阳能与绿色产业非常感佩,回台后大力推动再生能源,加上她的小叔戴东原正是台湾台大医院的院长,因此对台湾人受农药毒害有深刻的体认。
  有数据显示,1959年至1981年间,台湾农药严重中毒总计有28358人,其中因喷药中毒就有26877人,而他们中的不外乎除草类的巴拉松、除虫类的有机磷,与除菌类的金属化合物,因此过去台湾医院的毒物科对这些农药中毒的处理方式相当有经验,“当时台湾的医院白天只要送来意识模糊不清或心跳加速的病人,如果病人是农夫装扮的,99%都是以上三类的中毒!”一位资深的毒物科医师说。
  这层出不穷的中毒事件每天在媒体上演,难免令台湾人忧心忡忡,有机农业的推广也在这个时候正式引进台湾,1985年,台湾政府开始对有机农业在台湾实施的可行性作评估,1991年正式引进日本最有名的“MOA”自然农法,接着才有了所谓的有机认证,遍地开花的有机连锁商店也在此时诞生。
  绿色种植在台湾
  顶楼当菜园
  台湾流行在阳台或公寓顶楼,用保丽龙盒或塑料盆种植蔬菜,称之为“高架植”。这种高架植就是用木架把一个个种菜塑料盒架高,整齐陈列堆在架上,把过去在顶楼种菜施肥后肥水落在地板的脏污问题彻底解决,菜盆也经过特殊设计,不会因为台风或下大雨而倒了一地。
  台中市北区一个名叫“左右逢源”的小区大楼,十年前全小区120户的居民全数表决,决定将空中花园改成空中菜园,他们花了不少钱作屋顶的防水处理,待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后,居民将200坪的空中花园变成了空中菜园,只要是小区住户有意愿自己种菜的,都可以向小区管委会登记,就可以分到一块菜园,如果没时间或种腻了也没关系,随时都有其他住户会排队等你的菜园。
  种菜卖给员工吃
  台南县善化镇,台湾面板大厂奇美电子在这里辟了一处名为“善化苗圃”的菜园,达四十公顷,以有机的方式栽种蔬菜供应奇美的团膳,遇到大量采收的季节,还以便宜的价格卖给员工。
  南部有奇美电子种菜给员工吃,北部则有老字号的台塑开发自家农场卖起有机蔬菜。台塑创办人王永庆在自家的屋顶做堆肥、种有机蔬菜,还自行研发厨余做堆肥,让顶楼的荔枝树开花结果。王永庆尚未过世前,位于台北的台塑大楼每三天都有一部卖菜车,开进后栋台塑关系企业台塑环保科技的办公室里,专门卖菜给台塑的员工。
  农民转型做有机
  这几年台湾的有机农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为了健全这些游击农场的网络营销与推广,行政院农委会的农粮署甚至还委托宜兰大学,为这些农场建置网站,在网络上成立“有机电子商城”、“有机农民市集”、“机农场整合系统”。这些市集和商城的有机产品琳琅满目,蔬果、米、茶叶,所有日常所需的农产品都可以在网络上购足,消费者可以了解自己买的蔬菜来自哪个农场,直接向农家订购。
  在政府辅导与社会风潮的影响下,不少过去并非以有机生产的农场,如今也开始做有机农场,位在桃园县复兴乡吴氏兄弟所拥有的“碧罗村有机农场”就是其中一例。老板吴国强继承的是父母留下来的农地,他们将农地经过七年的休耕,彻底让土壤休息恢复原本的酸碱值,接下来才施以有机的栽种,并进一步扩建成观光休闲农场,成为桃园县复兴乡特殊的景点。在台湾,像吴氏兄弟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南都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