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实践

家庭种植

我们的实践

文化视角

观念反思

Home » 家庭种植

都市中互助合作的食物网络

星期三, 9 三月 2011 暂无评论

照片提供:江慧仪

都市丛林中实现农耕生活不是梦想!许多先进国家的大城市,愈来愈多人们开始于住家或办公大楼的屋顶、阳台进行环境绿化,甚至栽植作物;马路上、荒废的街角或小区内也有更多人实际尝试小施农法。诸如此类的「游击式农耕」,是民众善用都市空间、土壤、水与地方智慧,试图创造友善、提供更适宜生态及城市同步发产的环境。

非常感谢台湾朴门永续设计学会的会员志工─陈璇妃女士,协助翻译国外最新的期刊资料,期待各位对于朴门有兴趣的朋友,能透过此文多一些了解及认识都市农耕。

译自《Permaculture Activist》2010年春季号,第75期

原作者:Robert van de Walle

译者:陈璇妃(台湾朴门永续设计学会会员)

在自己的庭院中种植自己食物当然是在地食物运动的最终目标。这是不是在都市里取得食物的最好的方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住在都市里的人们不愿意种植自己的食物?因为当我们从农村迁移到都市,我们变的没有空间、时间、知识、技能或是机会来种植我们自己的食物。虽然有以上种种的限制,我们仍然可以在都市里运用朴门永续生活设计的原则来克服这些障碍。

我们在奥克兰的新型共住小区已经开始实践朴门永续生活设计。我们自己养蜂来取得蜂蜜,养鸡来取得鸡蛋,甚至利用土壤过滤灰水来取得干净的地下水;我们驾驶植物油发动的交通工具、开电动车、骑脚踏车;我们走路;我们有不同的年龄层,从小孩到老人;我们有不同形式的家庭,包括一般的家庭、同居、单身;我们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一齐吃晚餐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那是我们承诺彼此认识、互爱、赞美的重要关键。寻找在地食物变成我们生活中的重要行程,在过去的二年,我们探索了食物的来源,发现当中的问题及解决方案,我们决定把这些讯息公开,跟广大的群众分享。

我住在一个大都市里,我喜欢都市生活里的一个重要的步骤:那就是邀请大家提供意见。如果我们得到的答案的过程没有让大家参与,而是在一个很空洞的状况下发展出来的,解决方案通常有点勉强。在此提出一个成功的案例,我们有些邻居害怕蜜蜂,所以我们很小心的放置蜂窝以避免干扰我们的邻居,我们跟邻居讨论到蜜蜂,也跟他们分享我们采集到的蜂蜜。因为我们跟邻居建立了良好关系,所以当他们在院子发现蜜蜂时会跟我们联系,而不是打电话给蜜蜂终结者。

区域食物网络
在都市里种植作物要考虑那几个面项?像是:都市里可以生长那些作物?那些作物可以种在后院?要种在建筑物中间的狭长地带?种在屋顶?种在小区菜园?种在校园的边缘?停车场?有待规划的都市用地?没有人使用的地?因为都市里分散、堆栈的特性,让我们有很多机会在这里种植作物。但是最重要的是公共政策必须改变,如何让公众舆论支持地区食物?

我们的共住小区用不同的方法来达到食用在地食物的目的。我们种了部份自己的食物,并且跟在地的酪农户购买乳制品,这样我们可以吃到更多当季的食物。在超级市场里,我们经由食物标签上的产地来源,来选择食物。我们很幸运的住在旧金山海湾地区,这里有很棒的天气以及多样化的微气候,所以我们可以在特殊的店里买到在地农场生产的腌制食物。我们加入CSA,同时也从小区菜园收获作物。我们的食物很少旅行超过1500英哩,大部份的食物来源都是在150英哩内。

在美国,CSA及小区菜园正在蓬勃发展,有些人尝试在屋顶种菜,有些地区人们食用的全是在地食物。

探讨小区菜园的问题解决方案
虽然这里的气候是温和的,但是想要在都市里建构一个菜园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都市里,朴门永续生活设计地图几乎没有用(我们的地小于十分之一英亩),但是其设计的要件仍然是重要的考虑因素,例如将厨余堆肥放在厨房的窗户下面时会产生困扰。其它在都市里必须考虑的要件包括:太阳、阴影、水、邻居、是否破坏公共财产、垂直度、害虫及紧急出口(方便警察、医疗人员、消防人员进出)。在讨论的过程中,我们有太多的期望,就像是子宫或是一个神圣且复杂的几何结构,设计无法落实于实际可运用的有限空间中。我们大家一齐往后思考了许多步骤,也写下了我们的期望。这张清单引导了整个设计,我们想要:非直线的小径、突起的花床、隐密的空间、不要一行行种植、锁眼花圃;我们也想要户外聚会的空间、鸡舍、养蜂的地方、种植果树的区域;我们也想要更多的空间做更多的事情。之后我们了解到需要跟共住小区的每一个人沟通,像是哪一个花床已被种植,因此不要再种其它的植物,也发出讯息告诉大家那一种作物即将收成。我评估了这一群人的知识以及对这个花园的承诺之后,决定改变原本期待的、建立一个不翻土食物森林的目标。当然画图及当场速写可以避免设计图的内容物超过实际可以使用的空间,更糟的是我们一直没有考虑到阴影,当然那是不可能的。最后我们到花园里去看看如何实践我们的设计,我们在花床边放置水管,决定花床的宽度为四英尺、通道要狭窄些,这样方便我们实际运作。

简介:在你的庭院中种植食物当然是在地食物运动的最终目标。
我们如何达成共识:在共住菜园中拥有一个聚会空间,成为朴门永续生活设计中问题解决的最佳范例。一开始,一个东西向的围篱被一颗又大又老的柳树阻断,这棵老树也分隔了我们在城市中的地。大家有不同的需求,而每一块的状况不同,住在阴影区域的人想要多一点阳光让植物生长,住在阳光充足地区的人想要有一个户外聚集场所(当然有阴影时会更受欢迎)。但是当我们同意拆除围篱,交换土地这件事情很快的从不可能变成可能。在都市里拆除围篱是一个很有力的表态跟象征。围篱边缘的土地通常很少被利用(即使只是种植),垃圾被放置在围篱边缘。当我们达成协议后,有一个经验工作法则在此应验:原来我们失去的空间跟围篱的高度成正比,开垦这块土地之后,整个组合起来的花园感觉上比实际上我们土地的面积加在一起更大。一旦我们拿掉围篱,柳树下的树荫很明显的就是我们户外聚会的场所。柳树所在地的地主,原本拥有一个充满阴影的花园,大家为了回报他提供这么好的聚会场所,也给了他一块阳光充足的土地。

我们发展一种混合着覆盖物及hugelkultur花床的设计(hugelkultur是德国式高花床,用大片的木质覆盖物,盖上土壤及较轻的物质)。我们就地取材及使用当地的资源得到一些好处:下层的土壤微生物长的很好,从很久未修剪的果树取得的树枝及茎成为花床中的桩及编织面,木质碎片成为养分及保水层。我们设置一个传统的、全年生长的花园,我们从「Toby Hemenway’s backyard permaculture, Gaia’s Garden」这本书里得到这些点子,花床的设计我们使用Ianto Evan’s planting guide。我们密集种植萝卜、胡萝卜、莴苣以及一些绿色的菜像是芥茉、甘蓝、叶甜菜。
这些密集种植的作物二个星期之后就收成了。我们吃掉整棵植物,也让花床变的稀疏,这样可以使那些尚未收成的植物有更多的空间成长。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有二十个人吃掉所有的色拉,那些蔬菜种在一个小于八十平方英尺的高花床上。在这里杂草是无法生存的。有些害虫在上面爬行,但是那些苦芥茉让它们很困扰。密集种植也可以避免我们的猫把花床当作厕所。这种类似茂密森林般的种植方式可以让植物们彼此照顾,非常值得我们花时间去学习如何收获这些植物,这也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的过程。

简介:如果我们得到的答案的过程没有让大家参与,而是在一个很空洞的状况下发展出来的,解决方案通常有点勉强。
例如我们有一位访客想要在花园做一点工作来回报我们的热忱接待。他因为不了解不翻土的好处,也不知道酢浆草植物固氮的妙用,他把我们花园里的 oca starts(Oca是一种酢浆草植物,它的块茎可以食用)当作杂草除掉,所以当我回家整理花床时看到土壤因为暴露在阳下而变的干燥,猫咪很兴奋的发现一个可以大便的地方,小小的、刚形成的块茎被弃置在杂草堆里。如果没有适当的教育,纵使工作者有非常好的想法,也会产生很不好的结果。我们把带刺的玫瑰茎放在空地,来避免猫过来抓及翻动那些已经播下莴苣及胡萝卜种子的土地,同时也不会让杂草在这里生根,造成更多的灾难。

我们的花园生产:蚕豆、红豆、豌豆、树豆,几乎每一种芸苔属植物都有被种过(像是甘蓝、白菜、球茎甘蓝),覆盆子、醋栗、蕃茄、菠菜、甜菜、任何品种的莴苣、马铃薯及各种的瓜类。我们也种了梅子、柠檬及橘子树。我们从橄榄树上摘橄榄做腌渍橄榄。我们尝试种植多样化的植物,尝试了解我们可以生产多少多样化的食物,让人惊叹的是我们可以达成这个任务。

虽然我们改善了土壤的肥沃度,也用了间作的方式来增加产量,但是距离自给自足还是很遥远。很感恩的是我们有支持在地生产者,也同时被他们支持。

建立在地食物的经济体系
都市里通常会建立法律来避免作物种在公共区域,但是我们似乎忘了我们当我们收获时,收获的食物也同时招惹害虫,或许有一天我们会运用法律来阻止作物种在建筑物的中间地带,但是现在我们仍然支持人们种植自己要吃的食物。在都市里,小区农园及附近的农场是人们食物的来源,这已是大家认同的公共政策。

简介:都市里通常会建立法律来避免作物种在公共区域。
以物易物是另一种方式的自给自足,这样可以让更多朋友及家庭分享彼此的空间及劳力。这些交换的食物包括蜂蜜、德国泡菜、腌制柠檬、黑莓干、梅子酱、苹果汁。如果你家的瓜藤长的非常茂盛,下个月邻居们就会收到瓜了。相信任何一位读者会有类似的经验,发现烂掉的水果掉落人行道,或是结实累累的的树枝阻碍了人行道,如果你检起一粒水果,把它吃下去,你就是在实践这个在地的觅食运动。这个层次的食物采购最好是由邻居间组织起来,在奥克兰我们这个组织叫做Forage Oakland,觅食(Forage)是一个特别的、游击式的活动,当然觅食的时候要尊重其它人的权利与财产,我们聚集前会请求得到允许,我们提供重要的服务:交换一些很重要的水果、移除老鼠食用过的食物。大部分的家庭肯定我们的服务。

觅食是食物生产当中一个很重要的层面,伴随着我们其它的目标:吃在地的食物、吃当季的食物、跟小区当中不爱与人打交道的邻居互动、让害虫比较不爱居住在我们的城市里。

最后一个层面是市场,这是一个最不自然的层面。当然有些食物还是很难在附近的商家买到,但是当我们采买时,我们可以让我们的眼睛专注于地区生产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酒类,这是用我们的钱来投票,单纯又简单。如果我们看到一个来自智利的苹果,先选择一个当地种植的苹果吧!(如果当地没有种植苹果,选择当地种的梨也不错!)。如果看到从Chico来的啤酒,先选择加州生产的啤酒吧。

食用在地食物不只是用你的金钱投票,而是一种承诺,藉由寻找及支持在地的食物生产者,你鼓励了向上提升的食物正义。奥克兰的People’s Grocery是一个以小区为基础的组织,这个组织对于我们面对的健康、环境及经济上的挑战都有很有创意的解决方法。这个组织正在把在地食物带入西奥克兰,这里是一个食物沙漠,仅有一个超级市场供应25000人的食物,许多住在这个区域的人们到小商店里买东西,这些小商店里架子上只有百分之一的空间会提供新鲜的农产品。

用心的在都市里建构一个密集、彼此互相联系的食物网络就像在都市里建构一个花园,生产自己所要吃的食物一样的值得。为了得到足够的卡路里及营养,我们需要互相依赖,建立一个强而有力的在地食物经济体系。

经由互相合作,我们变的有力量
就如同单一种植的作物容易受到害虫及天气的变化的影响,中央集中管理的食物配销制度(就像我们现在的超级市场)也会发生问题。但是我们却应验了一句真理:问题也同时是解决方案,我们认知到奥克兰因为缺少超级市场,却有许多的在地生产者,使得她成为一个食物互相合作的最佳范例。

作者:Robert van de Walle是朴门永续生活设计家,也参与加州奥克兰新型共住小区的设计,他分享了几种不同方法来达成在地食物的目标。他在网络上分享如何从一个痛苦的富裕者成为一位都市朴门永续生活的启发者,请拜访:。

(台灣樸門永續設計學會)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