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实践

家庭种植

我们的实践

文化视角

观念反思

Home » 文化视角

“小清新”敌对“小资”

星期二, 21 六月 2011 暂无评论
|

“小清新”跟文青、小资看上去很像,实际上很不同。

“文青”出现在1980年代,背景是当时的文学热、美学热:人们刚从十年“文革”走出,认为艺术可以使人解放。有美学家提出,美是自由的象征。相信 文学、艺术是人生活的自由象征时,就会出现一批文青,年轻人用文学设计未来。因此,文青主要是1980年代年轻人设计出来的一种美学生活形态。到21世 纪,文青群落慢慢消失了:相信文学、艺术可以带来美好人生的乌托邦理想主义信念破灭了,文青成了讽刺性概念。说人是“小文青”,意思是你还抱着幻想。

“小清新”观念里没有“文青”这么复杂的哲学理念,他并不认为陈绮贞的歌能带来更理想化的生活,但他会沉浸在这个情调里,对他们而言,清新、优雅、伤感,美学色彩较重的情境体验更加重要。“小清新”缺少文青的理想主义色彩。

小资更多是一个消费概念,是在现有地位没有达到奢侈程度的情况下,用消费来购买想象性身份的一群人。一杯咖啡成本只有十几元,但我愿意花60元在咖 啡馆获得那一瞬间的享受,实际上就是花过量的钱去购买自身的身份感、奢侈感。所以小资多通过消费来显示品位:到宜家买东西,购买、收藏艺术作品,对酒吧、 咖啡吧、书吧等情景进行购买。

小资跟“小清新”是一对敌人。把小资和“小清新”放在一起,会发现一个让人吃惊的特点——他们看起来那么相似,但完全不同:一个是消费主义的,一个 是反消费主义的。小资产生在1990年代。小资的理想是有点钱,有点闲,有点爱情。通过消费主义的引入,尤其是对经济主导权的掌控,小资感觉未来会通过经 济的提升变得更美好。小资更多地表达了对资本主义、消费主义发展前景的乐观和信心。小资是反文青的,因为文青反对资本、消费主义,追求自由,在内在情调上 跟“小清新”比较沟通。

小资变成负面词,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虚假。买咖啡的例子恰恰可以看到小资的致命问题:不愿从自身真实的经济处境去确立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而常常通 过过量消费,通过幻想,来获得自己身份的想象。但究其根源,是近几年来资本的扩张、消费文化的勃兴,并没有给城市中处在小资想象地位的人带来真正的实惠, 反而是蚁族、蜗居。这种现象极大地打击、溃败了小资消费主义的神话,所以小资也成了过眼云烟,现在小资文化不再是主流。

“小清新”诞生较晚,是21世纪消费主义文化泛滥后,想象性地抵抗消费主义文化的一个族群。文青更多的是用“笔”来塑造自己的体验,是一种思考活 动。小资更多的是一种消费活动,是非常感官化的对幻觉的购买。“小清新”不像小资把感官、美学享乐统摄到一起,而是更执著于美学、感官上的快乐,这个快乐 又跟他的身体体验紧密相关。而且小资、文青更多的是三两好友,甚至执著于自己的体验,社区比较虚拟。“小清新”则要形成一个相互沟通的群落。他们特别追求 “文化俱乐部”模式,搭建一个相互交往的族群。

“小清新”不是弱势群体,也不是强势群体,属于夹心层。其构成主体往往是刚离开校园不久,在社会上还没有获得支配性地位的人。我宁愿用“新穷人”这 个词来描绘这一代。“新穷人”是英国社会学家鲍曼的概念:他在经济上有一定收入,尽管不足以让他获得社会主流资源、进入奢侈场所,但他的贫穷感并不强烈, 因为他们用逃避贫穷感的方法来对待自己的贫穷,不愿承认自己相对的贫穷,你要说他穷,他跟你急。他对付这种尴尬处境的办法,就是创造清新的、抵抗消费主义 的幻觉文化。

但是,“小清新”总要结婚,总要生孩子,总要想象孩子怎样挤进一个好的幼儿园,去送礼,去说好话,随着校园记忆的逐渐消失,他们总有一天要面对丛林规则。永远在想象里不去接触丛林社会,在目前的中国是生活不下去的。因此,慢慢的,“小清新”也会有“清醒”的那一天。

而从另外一个层面看,“小清新”对消费主义的反叛和抵抗,恰恰是消费主义的组成部分。陈绮贞自己出唱片,开工作室,标榜“小清新”追求的个性、独 立、不被商业所驾驭,但这不正是一个巧妙的商业策略吗?去商品化、去商业化、去庸俗化,恰恰是消费主义扩张的又一个层级。提供“小清新”消费的这些明星, 正是消费文化的一个绝妙产物。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http://www.infzm.com/content/580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