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实践

家庭种植

我们的实践

文化视角

观念反思

Home » 观念反思

玩具的暴政

星期五, 16 十二月 2011 暂无评论

作者:Ziauddin Sardar    译者  吴蓓

圣诞节,是美好的节日,也是暴政的节日。它是孩子们勒索父母购买各种各样玩具的时候。玩具就像毒品,人为地刺激孩子的意识。它们使孩子上瘾。孩子对玩具的需求永无止境。并且,就像毒品一样,它们把我们的孩子变成生性怪癖、贪得无厌的消费者,这样的消费者永远追求最新的时尚,他们的想象力和健康快乐遭到摧毁。

          因此,千万不要给小家伙买玩具。包装一个大的空纸盒子,看看孩子能用它玩出什么花样。去年我就是这么做的,它变成了一艘船,航行在客厅地毯的海洋上。不幸的是,这么做可能使你成为本世纪最不受欢迎的家长。孩子被电视广告俘获,变成了一定要满足愿望的小魔鬼。当广告转变为同龄人的群体压力,这种欲望使孩子对玩具的数量、精致程度、价格极其敏感。如果孩子得到的圣诞礼物是一个空纸盒,即使让他们玩上了数个小时,在学校的操场上他们怎么能抬得起头来?孩子和家长拿不出最新的时尚玩具,感到不安和孤立。因而,家长和孩子一样,也被玩具的暴政控制。

——

今天,玩具的设计者有意把孩子们置于富裕社会中的支配角色:消费。现代玩具的作用是把孩子变成愚蠢的消费者、肆无忌惮的未来购物者。玩具反复灌输的是彻底的物质主义的对欲望和满足、娱乐和快乐的理解。怎样把爸爸妈妈收入的相当一部分钱用于购买玩具,成为孩子们的任务。

—-从“婴儿第一个玩具”,到初学走路的孩子、幼儿、小学生、青少年和成人的玩具,有一种连续性和平稳变化。每一种玩具,每一步骤都是精心的市场设计,要求你亦步亦趋地购买。一旦你买了一个巴比娃娃,你要买几个衣柜,别忘了还要买她的男朋友凯恩。玩电脑游戏需要一台电脑、软件,然后是买几个或更多的游戏,还要买新版本的游戏等等。孩子和成年人都被栓在一个反应圈(feedback loop)里,他们的想法和感受是要买越来越多的玩具。—玩具和玩几乎没有什么关系,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占有。

玩具还严重地限制了孩子的想象力。绝大多数的现代玩具只有一种作用。如,Teletubby是住在Teletubby的一个人。Batman是住在Gotham城的人,他生活中的一切细节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没有给想象力留下任何的余地。娃娃不再仅仅是娃娃,过去小女孩用柔和的、没有表情的、普通的东西创造出无数的想象中的人物。—-如今的娃娃不是玩具,而是概念,你不可能在常规的意义上运用你的想象力来创造一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已经为你制造好了:所有的细节已经具备。孩子没有什么可做的,只能跟随设计好的概念的框框(Conceptual grid)。

限制孩子想象的界限不是抽象的。玩具制造商总是在推行某种世界观,那些基于电影的玩具宣传好莱坞的世界观,游戏网站和其它的电脑玩具在鼓励西方中产阶级的电脑文化。想一想巴比娃娃传递出的信息。只有你看起来像是巴比娃娃那样的小女孩,你才能和凯恩结婚,从此幸福地生活。理所当然,男孩长大后,他期待每一位遇到的女孩都有巴比娃娃似的体形和顺从。男孩的玩具最能反应出他们的性别—-。他们绝大多数的玩具建立在这样的观点上:战争、伤害、毁灭和统治是世界上的一切。

“成为宇宙中的主人”,支配是所有电子玩具的基本要素。要获胜、“得分”,你累计得了多少分——每一个电脑游戏都有分数的累计。你和每一位玩这个游戏的人都是对手。所有的生活变成了一场竞赛。支配是游戏的名称,—友谊或同情是不合法的。

我认为,在童年的射击、踢、刺、凶杀、殴打和青少年时期玩战争游戏和侵略能力之间有着直接的关联。成年后,这样的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是个粗暴无礼的人。

  玩耍是一种创造的机会,当玩具为富有想象的创造留下最大空间的时候,玩具在玩耍中能发挥最好的作用。创造力会使人们对于未来持开放的心态。当玩具出自手工制作,它们来自人手的造型和劳动。自然,这样的玩具,具有人性的尺寸。用简单的材料做玩具,如木头、泥土、和纸张,给孩子们的想象力提供了最大的灵活性,在游戏中可以尽情发挥各种用途。它们是抵制机械世界观的一种方式。手工玩具要求孩子的参与,很自然地鼓励人际交往与合作。它们不仅以创造性和灵活性的方式帮助孩子成为社会成员,也帮助孩子以无数种想象的方式思考未来。孩子眼中的未来充满着各种可能:这个世界不必像成人塑造的那样。世界可以改善,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

选自《Resurgence》2002年215期

转自:吴蓓老师的博客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